你在这里

陈建功

主标签

轰动日本列岛的中国数学家——陈建功

中国著名数学家陈建功(1893—1971),1929年获得日本理学博士学位时,他的指导老师藤原教授在庆祝会上说:“我一生以教书为业,没有多少成就。不过,我有一个中国学生,名叫陈建功,这是我一生的最大光荣。”

陈建功 成长吧啊

 

陈建功生于浙江绍兴,从小好学,一向是文理兼优的好学生,数学尤其突出。1913年到1929年,陈建功三次东渡日本求学,1929年获得日本理学博士学位,成为20世纪初留日学生中第一个获得理学博士学位的中国人,也是在日本获得这一荣誉的第一个外国科学家。这件事轰动了日本列岛。当时,他的导师藤原教授苦于自己专业领域内缺少日文著作,只能用英文上课,便委托陈建功用日文写了一部《三角函数论》,既反映国际最新成果,也包括了陈建功自己的研究心得。他在写书时首创的许多日文名词,至今还在使用。

回国后,陈建功被聘为浙江大学数学教授与著名数学家苏步青一起,从1931年开始举办数学讨论班,对青年教师和高年级大学生进行严格训练,培养他们的独立工作和科学研究能力,逐渐形成了国内外著名的陈苏学派。这个学派代表了中国函数论和微分几何研究的最高水平。

陈建功:三渡日本学成归国

姓名:陈建功
简介:陈建功,我国杰出数学家、著名数学教育家、复旦大学数学学科带头人,研究领域涉及正交函数,三角级数,函数逼近,单叶函数与共形映照等,是我国函数论研究的开拓者之一。
名言:我来求学,是为了我的国度,并非为我。

1930年初冬的一天下午,日本东京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教授藤原松三郎正在家里备课,突然听到门铃响。他应声而起,只见一位瘦高的中国留学生拿着一叠厚厚的稿纸站在门口。进屋饮茶毕,中国留学生用流利的日本话说:“老师,我是来向您辞行的!”

“辞行?”藤原教授惊奇问道。

“是的,我要回国。因为祖国需要我!”学生语气很坚定。

“我不是推荐你留校吗?现在你们国家正在蒙受灾难,你会有精力研究数学吗?”藤原耐心地说。

“我来求学,是为国家,并非为我。老师应该了解我。”学生郑重回答。

藤原教授见学生决心已定,便不再言语。沉默了一会儿,学生递给他那叠稿纸,“老师,这是我最近写的关于三角论的文章,请您指点一二!”

藤原教授取过稿纸,仔细看了起来。“好,很好!你在日本这几年没白过!”他非常高兴,“我打算将你的书稿送给出版社,你没意见吧?”

“谢谢老师,一切凭您安排!”学生起身鞠躬。

送走学生,藤原教授不禁感慨良深:这学生有志气,有出息;去年他在理学博士答辩会上,一路过关斩将。我一生以教书为业,没有多大成就,不过我有一个比我优秀的中国学生,这是我一生之最大光荣。

从老师家里告辞不久,中国留学生便启程回中国,开始他数学研究和教育生涯,这一干就是40年。

这位被藤原教授如此看重的中国学生叫陈建功。以上则是陈建功第三次从日本回国前的情景。

陈建功是浙江绍兴人,从小就喜欢数学。1913年在杭州高等师范毕业后,他看到日本科学如此发达,便萌发东渡日本的念头。次年,陈建功取得官费待遇考入日本东京高等学校学习染色工艺。在异国他乡,他的数学兴趣丝毫未减,很快便考了一所夜校——东京物理学校。从此,他白天学化工,晚上学数学。偶尔空闲下来,他就会想起在故国的父亲,想起父亲从小教育他要爱国的话语,恍如昨天。这种思念,常常悄然入梦。他知道,他这一辈子,骨头里都刻着两个字:故乡。四年后,陈建功圆满毕业于两所学校,回国后在浙江甲种工业学校任教。

陈建功 成长吧啊

陈建功在教学

当时的中国,军阀混战,烽火四起,民不聊生。陈建功在日本开启的数学兴趣之门后,兴趣越来越浓,加之他坚信,科学可以救国,数学亦可,便决定二渡日本。1920年,陈建功告别新婚娇妻李国英,独自来自日本仙台。经过努力学习,他很快考入日本东北帝国大学。在帝国大学,陈建功不止一次听到日本学生在背地里说,“东亚病夫也学数学,哼!”“没听说中国人也会数学的”……对此,陈建功装作不知道,只是默默地埋头演算。次年,他的论文《Some  theorems  on  infinite  products》在《东北数学杂志》发表了。日本同学看到这篇专业的论文,开始对他刮目相看。1923年,陈建功学成归国,任教于浙江工业学校。

两次东渡,陈建功感受颇深。当时,中国数学在世界数学中地位不高,毕竟,中国正处于战火之中,鲜有重要的数学学术报告。但陈建功深信中国人只是“东亚睡狮”,一旦醒过来就不得了。为此,陈建功于1926年第三次东渡,考入东北帝国大学研究生院攻读博士学位,由导师藤原松三郎指导专攻三角级数论。陈建功通过两年时间,取得了在日本极为难得的理学博士学位,这是在日本获此殊荣的第一个外国学生。值得一提的是,他临行时给导师的稿件,经整理后命名为《三角级数论》,由岩波书店出版,风糜一时;数十年后,此书被列为日本基础数学的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