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第四篇 “一人一票”

主标签

  • 第四篇 “一人一票”

数学被卷入计算机是不足为怪的。从实质上说,计算机毕竟只是0和1这两个数字的操作机。最初的电子计算机是由像艾伦·图灵和约翰·冯诺伊曼这样的数学家设计出来的。

早在人们梦想着有计算机之前,哲学家和政治科学家们就在为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的方法而大伤脑筋。那时,数学以令人惊奇和令人讨厌的方式伸出它那丑陋的头角。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获诺贝尔奖的研究工作说明实现完美的民主理想在数学上是不可能的。确实,不受欢迎的悖论不仅会在表决中出现,甚至在表决进行之前,在间接代表制中,决定分配给每一选区的代表名额时也会出现,如同美国众议院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