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现代诗歌经典--选集

经典现代诗歌欣赏-63首

 

-------------------------------------------

2.《你一定要走吗?》——泰戈尔
3.《系一根心弦》——泰戈尔
4.《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印度]泰戈尔
5.《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泰戈尔
6.《思绪之束》——[美]卡尔·桑德堡
7.《只要彼此爱过一次》——汪国真
8.《初恋》——[日]岛崎藤村
9.《我的恋人》——戴望舒
10.《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拜伦
11.《茶的情诗》——张错[美]
12.《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舒婷
13.《沪杭车中》——徐志摩
14.《对镜》——哈代
15.《佛外缘》——郑愁予
16.《等你轻声唤我》——洛夫
17.《咏一朵枯萎的紫罗兰》——雪莱
18.《爱与痛的迁徙》——冷月如霜
19.《难道爱神是……》——食指
20.《这也是一切》——舒婷
21.《阶段》——赫曼赫塞[德国]
22.《我 不 是》——何博传
23.《这 句 话》——叶志祥
24.《像这样细细地听》——茨维塔耶娃
25.《你相信爱情吗?》——佚名
26.《我已不再归去》——西梅内斯[西班牙]
27.《夜风》——慕清
28.《百年孤寂》——林夕
29.《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徐志摩
30.《要怀着希望》——[西班牙]阿莱桑德雷·梅洛
31.《月下》—费特[俄]
32.《寒武纪》——林夕
33.《那不是我的天堂》——忆明珠
34.《再别康桥》——徐志摩
35.《当你》——罗洛
36.《亚玛儿菲夜曲》——[美]蒂丝黛尔
37.《两天》——许由
38.《秋天》——顾城
39.《远方》——安德鲁·怀斯
40.《独吟秋潭》——何阳
41.《淡淡的云彩悠悠地游》——汪国真
42.《原来是为了分别》——洛拜
43.《昨夜有雾》——尹玲
44.《一个人》——[一禾诗社]
45.《流星》——余婷娜
46.《菊》——唐突
47.《热爱生命》——汪国真
48.《爱在身边》——[德]歌德
49.《门前》——顾城
50.《在我心灵深处》——岛崎藤村
51.《珍惜生命,尊重别人,也尊重我们自己!》——玛莎
52.《我就要沉默了》——[俄]普希金
53.《我曾经爱过你》——[俄]普希金
54.《致 凯 恩》——普希金
55.《禅意》——席慕容
56.《莲的心事》——席慕容
57.《月桂树的愿望》——席慕容
58.《一棵开花的树》——席慕容
59.《无怨的青春》——席慕容
60.《渡口》——席慕容
61.《前缘》——席慕容
62.《一见钟情》——辛波丝卡
63.《信仰》——席慕容
-------------------------------------------

《你一定要走吗?》——泰戈尔

旅人,你一定要走吗?
夜是静谧的,黑暗昏睡在树林上。
露台上灯火辉煌,繁花朵朵鲜丽,年轻的眼睛也还是清醒的。
旅人,你一定要走吗?

我们不曾以恳求的手臂束缚你的双足,
你的门是开着的,你的马上了鞍子站在门口。
如果我们设法挡住你的去路,那也不过是用我们的歌声罢了,
如果我们曾设法挡住你,那也不过是用我们的眼睛罢了。
旅人,要留住你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只有眼泪。

是什么不灭的火在你眼睛里灼灼发亮?
是什么不安的狂热在你的血液里奔腾?
黑暗中有什么呼唤在催促你?你在天空的繁星间看到了什么可怕的魔法,
是黑夜带着封缄的密讯,进入了你沉默而古怪的心?
疲倦的心呵,
如果你不爱欢乐的聚会,如果你一定要安静,
我们就灭掉我们的灯,也不再弹奏我们的竖琴。
我们就静静地坐在黑夜中的叶声萧萧里,而疲倦的月亮
就会把苍白的光华洒在你的窗子上。
旅人啊,是什么不眠的精灵从子夜的心里触动了你?

 

《系一根心弦》——泰戈尔

你七弦琴流泻的乐声
跌宕,变幻。

琴弦向我悄悄地系上
一根心弦。

从此我的心一年四季
与你弹奏的乐曲一起
铮铮作响,
我的魂与你的旋律一起
袅袅荡漾。

你的眸子里闪耀着我的
希望之灯,
你的花香中交融着
我的憧憬。

从此白天黑夜,
在你绝世的娇颜之间
我的心放光,开花,
怡然轻晃,
我魂灵的影子隐现在
你的脸上。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印度]泰戈尔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 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是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 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是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而是 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 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泰戈尔

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
就让我永远感到恨不相逢——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的日子在世界的闹市中度过,
我的双手捧着每日的赢利的时候,
让我永远觉得我是一无所获——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坐在路边,疲乏喘息,
当我在尘土中铺设卧具,
让我永远记着前面还有悠悠的长路——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的屋子装饰好了,箫笛吹起,
欢笑声喧的时候,
让我永远觉得我还没有请你光临——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思绪之束》——[美]卡尔·桑德堡

  我想起了海滩,田野,
  眼泪,笑声。

  我想起建造的家——
  又被风刮走。

  我想起聚会,
  但每一次聚会都是告别。

  我想起在孤单中运行着的星星,
  黄鹂成双成对,落日慌乱地,
  在愁闷中消隐。

  我想要越过茫茫宇宙,
  到下一个星球去,到最后一个星球去。

  我要留下几滴眼泪,
  和一些笑声。

  申奥 译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汪国真

  如果不曾相逢
  也许 心绪永远不会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一个眼神
  便足以让心海 掠过飓风
  在贫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风景

  一次远行
  便足以憔悴了一颗 羸弱的心
  每望一眼秋水微澜
  便恨不得 泪水盈盈

  死怎能不 从容不迫
  爱又怎能 无动于衷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就是无憾的人生

 

《初恋》——[日]岛崎藤村

记得苹果树下初次相会
你乌黑的云发刚刚束起
一把雕梳斜插在头上
衬着脸庞如花似玉

你温情地伸出白皙的纤手
把苹果塞进我的怀中
那微泛红晕的秋之硕果
恰如我俩萌生的恋情

但我无意地吐出叹息
轻轻飘落在你的双鬓
欢乐的恋爱之杯
斟满你的蜜意柔情

在那片苹果树林里
有一条自然而成的小路
羞赧地向我问起
是谁最早把它踏出

 

《我的恋人》——戴望舒

  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  
  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她有黑色的大眼睛,  
  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眼睛----  
  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  
  而当我依在她胸头的时候,  
  你可以说她的眼睛是变换了颜色,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  

  她有纤纤的手,  
  它会在我烦忧的时候安抚我,  
  她有清朗而爱娇的声音,  
  那是只向我说着温柔的,  
  温柔到销熔了我的心的话的。  

  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  
  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我永远不能对你说她的名字,  
  因为她是一个羞涩的恋人。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拜伦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迷恋,
  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

  因为利剑能够磨破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够受,
  这颗心呵,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夜晚为爱情而降临,
  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昼,
  但是在这月光的世界,
  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1817.2.18
  查良铮 译

 

《茶的情诗》——张错[美]

如果我是开水
你是茶叶
那么你的香郁
必须依赖我的无味

让你的干枯,柔柔的
在我里面展开、舒散
让我的浸润舒展你的容颜
 
我必须热,甚至沸腾
彼此才能相溶

我们必须隐藏
在水里相觑相缠
一盏茶工夫
我俩才决定成一种颜色
 
无论你怎样浮沉把持不定
你终将缓缓地(噢,轻轻的)
落下,攒聚在我最深处
 
那时候,你最苦的一滴泪
将是我最甘美的一口茶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舒婷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祝福我吧,
因为灯还亮着。

灯亮着——
在晦重的夜色里,
它像一点漂流的渔火。
你可以设想我的小屋,
像被狂风推送的一叶小舟。
但我并没有沉沦,
因为灯还亮着。

灯亮着——
当窗帘上映出了影子,
说明我已是龙钟的老头,
没有奔放的手势,背比从前还要驼。
但衰老的不是我的心,
因为灯还亮着。

灯亮着——
它用这样火热的恋情,
回答四面八方的问候;
灯亮着——
它以这样轩昂的傲气,
睥睨明里暗里的压迫。

呵,灯何时有鲜明的性格?
自从你开始理解我的时候。

因为灯还亮着,
祝福我吧,
当你从我的窗下走过……

 

《沪杭车中》——徐志摩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对镜》——哈代

  当我照我的镜,
  见我形容憔悴,
  我说
  但愿上天让我的心
  也象这样凋萎

  那时
  人心对我变冷
  我再也不忧戚
  我将能
  孤独而平静
  等待永久的安息

  可叹
  时间偷走一半
  却让一半留存
  被时间摇撼的
  黄昏之躯中
  搏动着
  正午的心

 

《佛外缘》——郑愁予

  她走进来说: 我停留 只能亥时到子时

  你来赠我一百零八颗舍利子
  说是前生火花的相思骨
  又用菩提树年轮的心线
  串成时间绵替的念珠

  莫是今生邀我共同坐化
  在一险峰清寂的洞府
  一阴一阳两尊肉身
  默数着念珠对坐千古

  而我的心魔日归夜遁你如何知道
  当我拈花是那心魔在微笑
  每朝手写一百零八个痴字
  恐怕情孽如九牛而修持如一毛

  而你来只要停留一个时辰
  那舍利子已化入我脏腑心魂
  菩提树同我的性命合一
  我看不见我 也看不见你 只觉得

  唇上印了一记凉如清露的吻

 

《等你轻声唤我》——洛夫

众荷喧哗
而你是挨我最近
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
要看,就看荷去吧
我就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
从水中升起

我向池心
轻轻扔过去一拉石子
你的脸
便哗然红了起来
惊起的
一只水鸟
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
再靠近一些
只要再靠我近一点
便可听到
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

你是喧哗的荷池中
一朵最最安静的
夕阳
蝉鸣依旧
依旧如你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

我走了,走了一半又停住
等你
等你轻声唤我

 

《咏一朵枯萎的紫罗兰》——雪莱

       一

  这一朵花失去了香味,
  它象你的吻,曾对我呼吸;
  那鲜艳的颜色也已消褪,
  不再闪耀着你,唯一的你!

      二

  一个枯萎而僵死的形体,
  茫然留在我凄凉的前胸,
  它以冰冷而沉默的安息
  折磨着这仍旧火热的心。

      三

  我哭了,眼泪不使它复生!
  我叹息,没有香气扑向我!
  唉,这沉默而无怨的宿命
  虽是它的,可对我最适合。

 

《爱与痛的迁徙》——冷月如霜

  寂寞迂回梦的蝶衣
  风中掠过泪的痕迹
  在你微凉的掌心里
  是谁的忧伤在栖息
  
  心的背弃遥远北极
  你的冷漠让人窒息
  结冰的爱无法继续
  沉沉心雪悄然堆积
  
  是否有些爱情注定会反向背离
  伤过心又怎能计算出爱与恨的距离
  是否谈及未来总那样漫无边际
  再多努力也穿不过宿命的缝隙
  
  如果爱的可能只有千万分之一
  我依然愿意在轮回里等你几个世纪
  如果现实中爱总这样不如人意
  我是否该试着把付出忽略不计
  
  指间的温度怅然依稀
  眼角的泪水淋湿记忆
  爱的余味在苦涩中游离
  我会打点这无奈的残局
  然后带着爱与痛随风迁徙

 

《难道爱神是……》——食指

难道爱神是焦渴的唇
只顾痛饮殷红的血、晶莹的泪
而忘却了在血泪里
还有两颗跳动的心

难道爱神是纤细的手
只醉心于拨弄心弦的琴
却忘却了在颤抖中
还有两颗痛苦的心

难道爱神是无影无踪的风
只顾追逐天堂上轻浮的云
而忘却了地狱里
还有两颗沉重的心

难道爱神是心舟的浆
无意间摇碎了月儿在湖心的印
而忘却了在波动中
还有两颗破碎的心

 

《这也是一切》——舒婷

不是一切大树
    都被暴风折断;
不是一切种子,
    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
不是一切梦想,
    都甘愿被折掉翅膀。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说的那样!

不是一切火焰,
    都只燃烧自己
    而不把别人照亮;
不是一切星星,
    都仅指示黑夜
    而不报告曙光;
不是一切歌声,
    都略过耳旁
    而不留在心上。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说的那样!

不是一切呼吁都没有回响;
不是一切损失都无法补偿;
不是一切深渊都是灭亡;
不是一切灭亡都覆盖在弱者头上;
不是一切心灵
    都可以踩在脚下,烂在泥里;
不是一切后果
    都是眼泪血印,而不展现欢容。

一切的现在都孕育着未来,
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
希望,而且为他斗争,
请把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

 

《阶段》——赫曼赫塞[德国]

正如花会凋谢
正如青春消逝
生命的每一个阶段
亦复如是

生命
会在每一个阶段召唤我们

心啊
预备告别过去
重新开始

心啊
勇敢地寻找
寻找新的境地

我们必须离乡背井
否则便要受到终身监禁

心啊
就是这般
要不断
告别
辞行

 

《我 不 是》——何博传

我不是驯良的温鸽,
怎忍心你的抚摸!
我是滴血的杜鹃,
令你在血光中思索。

我不是妩媚的花朵,
怎甘心你的攀折!
我是山野的刺枣,
教你在贫瘠中育果。

我不是吉它的轻乐,
怎陪伴你的欢乐!
我是爆冬的沉雷,
摇醒你沉睡的生活。

假如你不是浅薄,
就会在痛苦中寻我。
我愿在误解的重轭下,
耐心地把你等着。。。

 

《这 句 话》——叶志祥

风和帆
纠纠缠缠
大约正是为了印证
这句话在撕裂心肝

云和月
遮遮掩掩
也许正为悄悄说过
这句话而惶惶不安

浪和岩
摔摔打打
是否正寻求一切机缘
用这句话盟誓苍天

叶和花
依依恋恋
这句话总被秋风吹散
各自寻梦相期来年

我和你
恩恩怨怨
多么想把这句话
重复倾吐一千遍

可是我
一次也不敢
因为净土天堂路遥遥
天堂地狱一瞬间

 

《像这样细细地听》——茨维塔耶娃

像这样细细地听
如河口
凝神倾听自己的源头
像这样深深地嗅
嗅一朵
小花
直到知觉化为乌有。

像这样
在蔚蓝的空气里
溶进了无底的渴望
像这样
在床单的蔚蓝里
孩子遥望记忆的远方。

像这样
莲花般的少年
默默体验血的温泉
……就像这样
与爱情相恋

——译/飞白

 

《你相信爱情吗?》——佚名

世界消失了,
我会在天堂爱你;
如果你走了,
我会在泪水中爱你;
如果我走了,
我会在远方爱你。
如果你的心死了,
我会在生命中爱你。
阳光掉进了古井里
会知道黑暗的温柔,
当我真的想你了才明白
爱你是我心里的最痛!
但很悲哀的,
在现实生活中,
却往往叫你失望叫你落泪;
你最爱的,
往往没有选择你;
最爱你的,
往往不是你的最爱;
而最长久的,
偏偏不是你最爱
也不是最爱你的,
只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出现的
那个人。

 

《我已不再归去》——西梅内斯[西班牙]

我已不再归去
晴朗的夜晚温凉悄然
凄凉的明月清辉下
世界早已入睡

我的躯体已不在那里
而清凉的微风
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
探问我的魂魄何在

我久已不在此地
不知是否有人还会把我记起
也许在一片柔情和泪水中
有人会亲切地回想起我的过去

但是还会有鲜花和星光
叹息和希望
和那大街上
浓密的树下情人的笑语

还会响起钢琴的声音
就像这寂静的夜晚常有的情景
可在我住过的窗口
不再会有人默默地倾听

 

《夜风》——慕清

我能听见天籁般的音乐
从些许春天小草儿的叶尖
从鸟儿飘落的羽毛里
悠然而生

在美人蕉或者临水小窗
夜风
打着优雅的手语

两片剪纸亲昵的姿势
像月色下的鱼
游入荷叶深处的幻想
在湖畔或者更远的郊野
那丝竹一般的叮咛
听出你古筝般的耳语

这种声音
让我重温杨柳岸边的晓梦
看见这一脉温情的眼神
如飘着三叶草的芳香

沐着月色的清丽
我深爱着这个夜晚
深爱着你鸢尾花似的叮咛
似草地上的炊烟
含蓄不语

 

《百年孤寂》——林夕

心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都是因为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 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 哪里有什么骆驼
背影是真的 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 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风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到你的轮廓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徐志摩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写于1928年,初载同年3月10日《新月》月刊第一卷第1号,署名志摩。

 

《要怀着希望》——[西班牙]阿莱桑德雷·梅洛

你懂得生活吗?你懂,
你要它重复吗?你正在原地徘徊。
坐下,不要总是回首往事,要向前冲!
站起来,再挺起胸,这才是生活。
生活的道路啊;难道只有额头的汗水,身上的荆棘,仆仆的风尘,心中的痛苦,而没有爱情和早晨?
继续,继续攀登吧,咫尺既是顶峰。
别再犹豫了,站起来,挺起胸,岂能放弃希望?
你没觉得吗?你耳边有一种无声的语言,
它没有语调,可你一定听得见。
它随着风儿,随着清新的空气,
掀动着你那褴褛的衣衫,
吹干了你汗淋淋的前额和双颊,
抹去了你脸上残存的泪斑。
在这黑夜即将来临的傍晚,
它梳理着你的灰发,那么耐心,缓缓。
挺起胸膛去迎接朝霞的蓝天,
希望之光在地平线上已经冉冉升起。
迈开坚定的步伐,认定方向,信赖我的支持
迅猛地朝前追去……

 

《月下》—费特[俄]

我和你一道漫步,
在月亮的清辉里。
我的心快醉了,
在神秘的沉默里。
池塘像一块闪亮的明镜,
小草在呜咽不息,
磨坊、小河和远处都已沉浸
在月亮的清辉里。

能够悲伤?能够不活着?
在这迷人的世界。
我们静静地走着,
在月亮的清辉里。

 

《寒武纪》——林夕

故事从一双玻璃鞋开始
最初灰姑娘还没有回忆
不懂小王子有多美丽
直到伊甸园长出第一颗菩提
我们才学会孤寂
在天鹅湖中边走边寻觅
最后每个人都有个结局
只是踏破了玻璃鞋之后
你的小王子跑到哪里
蝴蝶的玫瑰可能依然留在
几亿年前的寒武纪
怕镜花水月终于来不及
去相遇

 

《那不是我的天堂》——忆明珠

那不是我的天堂,
如果那里没有风花雪月,
天堂,也不是我的向往。

我向往风——
我向往大鹏的翅膀。
大鹏翅膀底下的风,
扫九天云而动万里浪。

我向往花——
我向往勇士的坟圹。
勇士坟圹间的花,
漂浮着侠骨未泯的奇香。

我向往雪——
我向往高寒的地方。
从高寒处坠落的雪,
引来长流不尽的春光。

我向往月——
我向往少女的梦乡。
悬在少女梦边的月,
是心灵在无邪地窥望。

然而我并不向往天堂,
如果那里没有风花雪月,
天堂,也不是我的向往。

 

《再别康桥》——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写于1928年11月6日,初载1928年12月10日《新月》月刊第1卷第10号,署名徐志摩。

 

《当你》——罗洛

当你在自己的内心找不到安宁
幽静的大自然只能使你寂寞
当你在自己的内心找不到力量
日夜奔流不息的浩荡大江
只能从你身边白白地流过

生活像一面镜子
不要徒劳地从它的背面去寻找你渴望的光明
生活像一列翻山越岭的列车
不要在进入隧道的时候感到绝望
出口在隧道尽头
而列车是在前进

 

《亚玛儿菲夜曲》——[美]蒂丝黛尔

我仰问繁星的夜空,
我应赠情人什么——
夜空答我以沉默,
上帝啊寂寞。

我仰问昏暗的大海,
海上有渔人奔波,
大海答我以沉默,
下界啊寂寞。

哦,我也能赠他哭泣,
我也能赠他悲歌
可是我怎能终身
赠他以沉默!

 

《两天》——许由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

我只有两天
每天都在幻想
一天用来想你,一天用来想我

我只有两天
我从来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路过,另一天还是路过……

 

《秋天》——顾城

黑夜是凝滞的岁月,
岁月是流动的黑夜。
你停在门口,
回过头,递给我短短的一瞥。

这就是离别吗?
难道一切都将被忘却?
像绚丽的秋天过去,
到处要蒙上冷漠的白雪。

我珍爱果实,
但也不畏惧这空旷的拒绝。
只要心灵饮着热血,
未来就没有凋残的季节!

秋风摇荡繁星,
哦,那是永恒在天空书写;
是的,一瞥就足够了,
我已该深深把你感谢。

 

《远方》——安德鲁·怀斯

那天是如此辽远
辽远地展着翅膀
即使爱是静止的
静止着让记忆流淌
你背起自己小小的行囊
你走进别人无法企及的远方
你在风口遥望彼岸的紫丁香
你在田野拣拾古老的忧伤
我知道那是你心的方向
拥有这份怀念
这雪地上的炉火
就会有一次欢畅的流浪
于是整整一个雨季
我守着阳光
守着越冬的麦田
将那段闪亮的日子
轻轻弹唱

 

《独吟秋潭》——何阳

枫叶落了一回
天更凉
坐禅溪旁
夜阑风寒
没有欲望
失去了冥想
一泓清冽的休止符
凝住了九曲回肠
秋去也
谁惆怅
欲笺心事
独吟秋潭
难难难
沉静的水面
倒映着月光
一道清凛的剪影
把我的容颜
拉得很瘦很长

 

《淡淡的云彩悠悠地游》——汪国真

爱,不要成为囚
不要为了你的惬意
便取缔了别人的自由
得不到 总是最好的
太多了 又怎能消受
少是愁 多也是忧
秋天的江水汨汨地流

淡淡的雾
淡淡的雨
淡淡的云彩悠悠的游

 

《原来是为了分别》——洛拜

原来是为了分别 命运
才安排我们相逢
没想到却是一见如故
更没想到一笑离去后
心情会沉重

有一种感觉很模糊
但却很深刻
那是我吻你时的颤抖
而尽管想你 怎么也
描不出你凄然的笑容

有一种感情很真挚
但却很朦胧
若问我为什么爱你
我不能回答 但爱你
使我心灵深深颤动

我不必乞求朝朝夕夕
能和你相依 只希望
这一份伤感能为你珍惜
当你历尽沧桑之后
或许会说 你曾经爱过我

 

《昨夜有雾》——尹玲

要如何做成一朵玫瑰
一朵纤美的玫瑰
且不那么快风干
当你不断重新开始
又要不断遗忘
你难道不知晓
若非不断的出发
便无法完成一次
真正的回归
一千只伸展的翅
何如一双栖止的鞋
昨夜有雾
雾中的确伫立着
一株 等待的

 

《一个人》——[一禾诗社]

愁绪一直裹满你的身体
神经宛若街道,分不清东西
长久的难受
没有什么笑容
人们怀疑你是不是抑郁过度
很多的诱惑使我摆不正位置
和你说话
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
这尚且是在夜里
冬天里你站在风中,双眼含情
你到底又想起了什么?

象远方,我寄出信片
终日心神不宁
主的恩赐!他让我
选对了时间
那时你正跪在地上,低声祷告
泪水大豆一样打湿了书籍

从此我变得温柔
一发不可收拾:

背对星光,我从一
数到了一百
我的内心开始透明而纯净
这使你容易变成一种借口
小心的挂入体内
噩梦·记忆
要记录人世的恩典
要感激你血管凝固时的快慰
要一人面对竹林,静候秋之流失

要学会朝灰尘微笑
在黑暗深处隐藏得
恰倒好处。要守住某种秘密,不和他人分享

有时候你沉默着,一言不发
有时候你爬上故乡的废墟,嗅嗅战友的尸体
想起了先知。

 

《流星》——余婷娜

流星划破天际,
是夜神之剑割裂了长空,
预示着,
只有把过去彻底地遗忘,
才能使灵魂重生。
流星——
昨天的完结,
未来的起始点。

流星划落天际,
是一抹绚丽的流苏燃烧了夜空,
就如同,
美好的感情总伴随着伤痛,
那是爱的鉴证,
人生最灿烂的花火。
流星——
刹那间的毁灭,
造就了永恒的美丽。

流星划过天际,
那是恋人眼泪汇成的银河,
那是山盟海誓写下的承诺。
流星——
短暂的幸福,
转瞬即逝的爱。

 

《菊》——唐突

黑夜
移向菊的花蕊
谁在远遁
静静的石头下
一声叹息
恍若游丝

还有人
在风中伫立
他的眼神
是否
已经飘零

但我
不因夜色的浓重
而放弃辨认
暖暖的香
离我很近

我的心中
已很亮堂
谁的目光?
是我看到了
菊花的眼睛!

 

《热爱生命》——汪国真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背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爱在身边》——[德]歌德

当晨曦染红了大海时,
我想起了你;
当月夜穿透了流泉时,
我又想起了你。

每当遥远的路上,扬起来沙尘,
我看到了你;
深沉的夜里,流浪者在歧路上忧虑时,
我也看到了你。

浪起来了,在深沉的涛声里,
我听到了你;
万籁俱静,在我常去倾听大自然的幽林中,
我也听到了你。

我就在你的身旁,尽管你似乎在那遥远之处。
你离我是这样的近!
太阳落山了,一会儿群星就会向我闪烁。
噢,你要是也在那儿,该多好啊!

 

《门前》——顾城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门窗
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有门,不用开开
是我们的,就十分美好

 

《在我心灵深处》——岛崎藤村

在我心灵深处,
藏着一个难言的秘密。
如今我成了活的供品,
除了你又有谁知。

假如我是一只鸟,
就在你窗前飞来飞去,
从早到晚不停翅,
把心底的情歌唱给你。

假如我是一只梭,
就听任你白嫩的手指,
把我春日的长相思,
融入纱织进布里。

假如我是一片草,
就长在野外为你铺地。
只要能亲吻你的脚,
我甘愿让你踩成泥。

叹息溢我被褥,
忧思浸我枕席。
不待晨鸟惊醒梦魂,
已是泪打床湿。

纵有千言万语,
何能表我心迹?
唯有以我火热之心,
寄琴声一曲予你。

 

《珍惜生命,尊重别人,也尊重我们自己!》——玛莎

在二战集中营里,一个叫玛莎的小女孩写了一首诗:

这些天里我一定要节省。
我没有钱可节省;
我一定要节省健康和力量,
足够支持我很长时间。
我一定要节省我的神经和我的思想和我的心灵
和我的精神的火。
我一定要节省流下的泪水。
我需要他们很长,很长的时间。

我一定要节省忍耐,在这些风暴肆虐的日子。
在我的生命里我有那么多需要的:
情感的温暖和一颗善良的心。
这些东西我都缺少。
这些我一定要节省。
这一切,上帝的礼物,我希望保存。
我将多么悲伤倘若我很快就失去了它们。

 

《我就要沉默了》——[俄]普希金

我就要沉默了!然而,假如这琴弦
能在我忧伤时报我以低回的歌声;
假如有默默地聆听我的男女青年
曾感叹于我的爱情的长期苦痛;
假如你自己,在深深的感动之余,
能将我悲哀的诗句悄悄低吟,
并且喜欢我心灵的热情的言语……
假如你是爱着我……哦,亲爱的友人,
请允许我以痴情怨女的圣洁之名
使这竖琴的临终一曲充满柔情!……
于是,等死亡的梦覆盖着我永眠,
你就可以在我的墓碑前,感伤地说:
『我爱过他,是我给了他以灵感,
使他有了最后的爱情,最后的歌。』

 

《我曾经爱过你》——[俄]普希金

我曾经爱过你
爱情 也许在我的心灵里
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让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
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
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
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的 爱你

 

《致 凯 恩》——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神密,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密,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禅意》——席慕容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 或没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也夹在
书页里 好像
我们年轻时的那几朵茉莉

也许会在多年后的
一个黄昏里
从偶然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窗外那时 也许
会正落着细细的细细的雨

当一切都会过去
我知道 我会
慢慢地将你忘记

心上的重担卸落
请你 请你原谅我
生命原是要

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
世界仍然是一个
在温柔地等待着我成熟的果园

天这样蓝 树这样绿
生活原来可以
这样的安宁和 美丽

 

《莲的心事》——席慕容


是一朵盛开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而去
我已亭亭
不优
亦不惧
现在
正是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太迟

 

《月桂树的愿望》——席慕容

我为什么还要爱人呢
海已经漫上来了
漫过我的生命的沙滩
而又退得那么急
把青春一卷而去

把青春一卷而去
洒下满天的星斗
山依旧 树依旧
我脚下已不是昨日的水流

风清 云淡
野百合散开在昏黄的山颠
有谁在月光下变成桂树
可以逃过夜夜的思念

 

《一棵开花的树》——席慕容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无怨的青春》——席慕容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渡口》——席慕容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
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前缘》——席慕容

人若真能转世
世间若真有轮回
那么
我的爱
我们前世曾经是什么


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

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


若曾是逃学的顽童

必是从你袋中掉下的那颗崭新的弹珠
在路旁的草丛中
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

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
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
焚烧着
陪伴你过一段静默的时光

因此
今生相逢
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
却又很恍忽
无法仔细地去分辨
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一见钟情》——辛波丝卡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所以他们确定
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自街道,楼梯,走廊传来的话语——
或许他们已经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我想问他们
是否记得——
在旋转门面对面那一刻
或是在人群中喃喃道出的“不好意思”
或是在电话的另一端道出的“打错了”
但是,我早知道答案,
是的,他们并不记得……

他们会很诧异,倘或得知
原来缘份已经戏弄他们
多年

时间尚未成熟,
变成他们的命运,
缘份将他们推近,驱离。
阻挡他们的去路,
忍住笑声,
然后闪到一旁。

尚未完全准备好
去成为他们的宿命
缘分将他们推近,驱离,
阻挡他们的去路,
忍住笑声,
然后闪到一旁。

有一些迹象和信号存在,
即使他们尚无法解读。
也许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个星期二
有某片叶子
从一个肩膀飘向另一个?
有东西掉了又被捡起。
有谁知道,也许是那个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球?

门把手和门铃
总会在一只手留下的痕迹上
覆盖上另一只手。
行李箱都已经装好,
并排放在那里。
一个晚上,也许同样的梦,
会在清晨时变得模糊。

每一个开始
都只会是一个续篇
而真正写着故事的书
却总是从一半开始翻开。

 

《信仰》——席慕容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
只源於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 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著的 也就只是
年少时没能说出的
那一个字

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 如果你愿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於会互相明白

 

 

来源:www.360doc.com

Попробую такж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