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数学家冲进华尔街

,成长吧啊,www.czbaa.com,数学

在现代西方社会大行其道的,是市场经济的理论。这套经济学说的基本预设,其实属于心理学的范畴,即一套关于人们的动机理论。从古典经济学到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一个基本的假设都没有变:人总是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在市场游戏规则中的这种追求,最终会达到最佳的资源配置,提高经济效率,造福整个社会。就这样,人在市场上追求私利的动机,有了一层道德的包装。市场被认为是最公平的奖惩机制。凡是和市场相冲突的东西,似乎都是不好的。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矛盾。市场的奖惩,最终都是以金钱的方式来体现。你当数学家也好,当医生也好,当企业家也好,市场的尺度就那么一个:钱。如前所述,用金钱所表达的市场奖励,属于工具性动机的范畴。人们在被工具性动机驱动时,绝无在被内在动机驱动时表现好。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当市场奖励机制主宰了一切时,是否人类的创造力将普遍降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市场还怎么推动社会的进步?

这个问题,曾被古希腊的思想家们反复讨论。其中浮现出的一个普遍共识,就是过度的财富会腐蚀人的美德,使人类走向堕落。要知道,那些古希腊的贤人智士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柏拉图就讲得很清楚:人要太穷,就根本没有条件追求美德,只能一天到晚惦记着钱。人要太富,则往往被金钱引诱得越来越贪婪,一天到晚也是总想着挣钱,同样不会有心思追求美德。只有当人无衣食之忧、又无大财富的诱惑时,才可以专心于最有价值的事情。

西方现代思想,受经济学的塑造深甚,一味崇拜市场回报,已经背离了古希腊先哲对财富、贪婪的警惕。很多社会危机和经济危机,都与此相关。

不妨举个例子。

James Harris Simons 本是位顶尖的数学家,在纽约著名的Stony Brook 大学当教授,任数学系主任,一手把该系建成了世界几何学的重镇。据说他当时年薪就几万美元。1977年,他放弃了教职冲进华尔街,很快就成为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大师,2008年一年就挣了25亿美元,退休时身家已达125亿美元。顿时,他成为各领域专家的榜样:大量的数学家、工程师、医生等等,都弃其所学,到华尔街淘金。

如果说对冲基金经理比科学家、医生、教师对社会重要成千上万倍,这样的市场奖励机制还可以说是有效率的。但是,如同一位理想幻灭的对冲基金经理在《纽约时报》撰文自曝的那样:我们这些玩钱的,就和吸毒一样,都是上瘾。我们的工作,对社会没有什么帮助,自己也不知道除了钱外这种工作有什么意义,不过就是几分钟之内把股票倒来倒去。《纽约时报》还报道过波士顿地区一位哈佛毕业的医生,本来年薪几十万美元,相当成功。但同学聚会碰到那些当年远不如自己的人到华尔街发了大财,心理立即失衡,放弃医术下海(美国医生紧缺已经是长期解决不了的问题,也是医疗费用飞涨的重要原因)。他“成功”后坦言就是为了钱,而最有满足感的工作还是当医生。

按说,各路精英纷纷会聚华尔街,金融界应该本领最过硬吧?但是,这次金融危机简直就像席卷世界的海啸,搞得不知多少人倾家荡产。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放弃了本来很有意义的专业去股市投机。当然,金融危机的爆发改变了这种人才流动趋势。但那不是因为人们的心思变了,而是在华尔街找不到工作。如今股市反弹,这种淘金热又有卷土重来之势。

可以说,市场奖励机制,在大部分情况下,刺激的都是工具性动机。当人的生活全被工具性动机所支配时,人就会退化,社会就会堕落,甚至丧失效率。试想:如果发明了蒸汽机、汽车、电灯、青霉素的人全去倒股票,怎么可能有我们所享受的现代世界?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为美国萨福克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