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高中数学教师教学习性改造的原则与策略谈

高中数学教师教学习性改造的原则与策略谈

张徐健

    当前,在强力推进规范办学,深人实施素质教育,倡导教学实现减负增效的背景下,促进高中数学教师加强对旧有教学习性的改造,显得更为迫切。

    一、高中数学教师旧有教学习性的描述

    高中数学教师的教学习性并非一无是处,以下所列举的是带有共性的不良教学习性。

    1.习惯于学校安排较多的周课时数,课堂大容量讲题,向学生布置大容量数学练习。

    2.习惯于凭借丰富的数学解题经验解题、讲题,不习惯于关注学生的思维状态及师生思维差距,容易忽视自我数学思维能力向学生数学思维能力转化,忽视引导、促进学生数学智慧的开发。

    3.习惯于抽象地讲解教学,不习惯于培养学生的数学晴感。

    4.让学生习惯于记录上课教师的解题过程,忽视教学智慧的积淀。评课研讨中,习惯于研讨某个数学题的解法,不习惯于研讨教学思想、教学方式,尤其不习惯于反思自我的教学。

    二、高中数学教师教学习性改造的原则

    依据上述几种不良教学习性,高中数学教师教学习性的改造应遵循如下几个原则。

    1.主动性原则

    在新课程文化中,要求高中数学教师坚持主动性原则,让自己的教学情感、教学观念浸润于新课程文化,从中汲取新的精神营养;参与新课程教学改革,让自己的教学情感、教学观念得以丰富、发展,让教学行为方式的创新转化为积极的信念。

    2.反思性原则

    反思自我,并非要与自己过不去,而是一个积极主动地改造自我、解放自我的过程,在反思自我中使教学行为不断改进着创新着,教学行为背后的教学习性也于潜移默化中不断得以改造。

    3.辩证否定原则

    改造教学习性既不是全盘否定也不是全盘肯定。有的数学教师竭力维护旧有的教学习性而排斥教学改革的要求。但也有的数学教师刻意迎合教学改革,过分强调调强学生主体而弱化教师的主导作用,过分追求课堂气氛的热闹而弱化师生的倾听能力和宁静思维品质。必须坚持辩证否定原则,对过去的教学习性是既克服又保留,即“扬弃”,才能实现对教学习性的有效改造。

    4.循序渐进原则

    旧有教学习性是在过去长期的生活与教学行为中形成的,改造教学习性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于高中数学教师来说,可以在日常的课堂中逐步改进自我的数学教学,边改进边总结,边总结边改进,于循序渐进中积极改造自我的教学习性。

    5。开放性原则

    坚持开放性原则,以真诚坦率的性情,教师才能从师生教学信息的交流中获得改进教学的启发,从其他教师的教学长处中获得改进教学的智慧,从新课程文化中获得改进教学的营养。

    三、高中数学教师教学习性改造的策略

    推进高中数学教师改造教学习性,还需要贯彻以下几个具体的策略。

    1.在新课程文化引领中改造教学习性

    新课程所倡导的教学理念、教学改革、教育教学研究、教学评价机制和教学管理方式,新课程所提供的教学文本,按照新课程精神所建设的校园文化,共同构成了生动丰富的新课程文化。

    新课程改革为教师教学习性的改造提供了宝贵的契机。自觉接受新课程文化引领,主动参与新课程文化建设,在执行数学新课程的过程中根据学生的发展需要积极创生、开发数学课程,以数学智慧和数学情感引领学生学习数学,使数学教学成为师生生命发展的内在需要。

    2.在规范办学减负增效的政策背景中改造教学习性

    在规范办学减负增效的政策背景中,高中数学教师可以让自己变得从容一些、宁静一些,沉下心来研究并实践如何解放自己的教也解放学生的学,真正在减轻学生学习负担的同时促进学生提高数学学习效率与质量。

    3.在校本、师本研究中改造教学习性

    集体备课、公开课上课与听课评课研讨、学科备课组或教研组专题研讨、集体课题研究是常见的校本研究方式。对于高中数学教师来说,积极参与数学校本研究,贡献自己的教学智慧、分享他人的教学感悟,反思自我、学习他人,提高专业研究水平、提升专业素质,从而改造教学习性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提倡高中数学教师个人积极开展师本研究,在教学之余反思自我教学、撰写数学教学随笔和教学论文、开发数学课程资源、开展个人课题研究,从师本研究中逐渐习得良好的数学教学品质。

    4.日常教学行为中改造教学习性

    教学习性形成于日常的教学行为中,因而改造教学习性主要发生在日常的教学行为中。旧有的教学习性使教师不自觉地生出“教学惰性”,习惯于重复日常教学行为,而教学行为的简单重复又会加剧教师的职业倦怠,增加学生的厌学情绪。在日常教学行为中,高中数学教师不仅要积极创新自己的教学行为方式,更需要在教学之余学习先进的教学理论,在文本学习中与专家对话,从而在教学创新中丰富、更新数学教学思想,以实现教学习性的不断改造。

摘自《上海教育科研》